欢迎访问 重庆118考试网(cqrsksw.cn)

重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 | 重庆事业单位招聘 | 重庆企业招聘
重庆118网

当我们质疑平均工资数据时,我们在想什么?

时间:2020-04-25 17:48 来源: 重庆118百科知识网 网址: www.cqrsksw.cn 编辑:小多

随着2020年Q1季度结束,招聘网站发布了《2020一季度人才吸引力报告》,报告中涉及多种人才、企业需求数据。

数据是对结果的拆解与解释,随着结果的尘埃落定,许多人并没有兴趣去挖掘、钻研数据带来的启发与思考。

虽然许多人不会去深入的钻研数据,但并不代表数据便无法与人产生互动,而当人们看到2020一季度平均薪资8609元的时候。

与数据的互动就开始了。

当我们质疑平均薪资数据时,我们到底在考虑什么?

一、

与数据的互动与不满

每年,都会有许多机构发布关于招聘、人才、流动的各种报告,如果我们细心地将数据进行整合与分析,那么基本可以掌握社会的动态与发展趋势。

但更多的人,还是关注数据与自身息息相关的内容,每年相关机构报告中不乏亮点,不过向来最容易引起互动的,还是平均薪资这一内容。

《2020一季度人才吸引力报告》通过对招聘网站的信息收集整理,得出了8609元的全国平均招聘薪资的结论

在疫情影响尚未完全结束前,这一薪资毫无疑问会引起争论,毕竟与这个数据一同出现的,是一季度市场新增人才需求同比下降24.4%。

同时,根据《2019年夏季人才供给报告》来看,2019年的Q1平均薪资为8050,一方面是缩紧的招聘需求,一方面是上涨的平均薪资,这似乎是数据方面出现了问题。

当我们质疑平均薪资数据时,我们到底在考虑什么?

每逢平均薪资出炉,便会有许多人去指责数据方面的错误,但我认为数据并未出错,导致这一数据的原因在于招聘需求收紧,往往是中小型企业对抗风险的方式,而大型企业由于其产业的多元化与自身抵抗风险的能力,反而需要提供更多薪资继续引入人才,确保处于行业领先地位。

我们也确实看到了不同规模企业,对人才的吸引力指数显然是不同的,而对人才的吸引,显然是需要提供更具有竞争力的薪资。

因此,数据并没有出错,但为何每次数据公布,许多人便无法接受、愤然指责与不满?

当我们质疑平均薪资数据时,我们到底在考虑什么?

二、

对数据的“质疑”

此次数据并未出现问题,但并不意味着长久以来所有的数据都是正确的,显然对相同原始数据的不同组合与解读角度,可以产生不同的结论。

不可否认,我在以往阅读一些调查报告时,确实感受到了数据由于有倾向的组合,而产生了歧义。

“预设结果,找关键数据支撑;利益促使的数据组合;有断层的调查对象”

这些都会造成数据的不准确,比如我们经常调笑一个例子:当进行产品改进希望覆盖更多人时,询问多年的忠实客户对产品的看法。

但是,我认为人们与平均薪酬的互动,往往不是出于对数据准确性的“不信任”,而是如《走出焦虑风暴》中所述的那样。

有些人煽动各种对外界的批判或指责,其潜意识中有一部分动机只是释放自己的生活压力与精神压力。

当我们质疑平均薪资数据时,我们到底在考虑什么?

01 平均薪资带来的失败感

从古至今,金钱作为社会价值交换得以正常运转的承载物,向来都是作为价值评判的重要标志物。

我认为这并非是一种错误的行为,毕竟金钱作为成功的附庸品,得益于其可以以数量进行计算的优势,使我们可以清晰的去辅助定义一个人是否成功,因此即使是古训集《增广贤文》中,也提到了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的道理。

但古代先贤,虽然也会认为成功的附庸中有着金钱这一项,但他们并不会单一化的去通过金钱衡量成功。

正如“取之有道”一般,古代先贤往往会通过多元化的角度,结合德行、影响等多个维度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。

但现如今,我们往往看到对成功衡量的单一化,如果说成功是一张试卷,那么金钱便是试卷上的分数。

试想一下,当我们在求学时,最担心遇到什么?我认为并非是糟糕的成绩,而是远低于平均分的成绩,这往往会使我们产生“失败”的情绪。

心理学家戴维·迈尔斯认为,社会中父母、朋友、教育、风俗等外在所施加的影响,使我们形成了专属于自己的特质,从而成为我们的第二天性。

这种第二天性将深刻的影响到,我们对以后所面对事物的解释、应对方式,那么正如低于平均分的成绩会使我们陷入“失败”情绪之中一般,当我们以单一化的金钱角度来衡量成功,那么低于平均薪资显然是成功的对立面。

因此,我们与数据互动中进行的指责,实际上是来源于我们对强加的“失败感”产生的不满。

当我们质疑平均薪资数据时,我们到底在考虑什么?

02 这反而正是对成功的渴望

当我们面临自身没有达到平均薪资,调笑的说道:“对不起拖了后腿”,许多人会认为这是一种怨天尤人的抱怨。

但我却不这么看,我反而认为抱怨着“对不起拖了后腿”的人,这些指责数据有问题的人,可能反而是最希望成功的人。

其实这并不难理解,如果我们彻底的沉沦与堕落,也就无需去考虑如何能够获取到更多的金钱,我们完全可以坐在教师的最后一排,不去关心试卷也无需关心成绩。

当平均薪资公布时,那些指责与不满的人,反而是一直在努力攀升,却发现尚有距离的人,我们人类个体不会对漠不关心的事物产生情绪,能使我们产生强烈情绪的,往往代表着我们深层的渴望。

有人说现在是一个商业的时代,也有人说现在是一个金钱的时代,所以我们会想要拥抱金钱、获取金钱,并将金钱作为单一的衡量标准。

但就我来说,与其说一个商业的时代或者金钱的时代,不如说是充足物质生活,带给我们自信的时代。

从古至今人人都渴望成功,但或许只有现在,我们相信自己会成功。

当我们质疑平均薪资数据时,我们到底在考虑什么?

三、

渴望与价值

我们为何会渴望成功,并希望获取足够的金钱?我认为原因很简单,当金钱可以实现我们大部分的梦想,并为我们抵御大部分的风险时,成功与金钱,便不再是选择题。

我们通过劳动力去换取薪酬,原因在于,我们的自由意志会使我们产生追求幸福的原始动力,这使得我们愿意忍受劳动过程中的痛苦,来换取未来的幸福。

我并不希望去探讨这是否是人类构建起的价值衡量体系存在错误,是否是价值衡量体系在为每个人套上的枷锁。

因为个体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便要去承担属于其自己的义务,从而换取我们个体在社会中生存的权力。

因此,对于那些没有达到平均薪资标准而愤怒不满的人,我只希望他们终究可以实现他们想要的成功。

但在追求单一金钱衡量价值体系下的成功时,我也希望我们可以考虑一个关键性的问题,价值是否真的是由金钱衡量的?

虚无主义者往往认为人生的本质是虚无的、毫无价值的,那些让我们激动、赞叹、惊艳与渴望的东西,站在百年、千年的角度是毫无意义的。

但我们从来不是孤立的活着,我们是通过社会协作运转获取了生存的可能,基因的自私性可能使我们想要尽可能的从供给我们的社会中,获取到足够多的利益。

但那并不是价值,也并不是真正的衡量体系对价值的判定,我们自人群中来,或许只有当我们开始回报人群时,才是我们体会到价值的那一刻。

当我们质疑平均薪资数据时,我们到底在考虑什么?

四、

结语

对薪资的关注,实际上正是我们自信的表现,只有我们深刻的认为自己可以“成功”,才会对成功充满渴望。

但单一的金钱衡量体系,真的是我们想要追求的价值吗?或许我们只能理解列夫·托尔斯泰所说的没有钱是悲哀的事,于是便踏上追寻金钱的旅程。

但我们却从未体会过他所谓的金钱过剩则更加悲哀,或许他想表达的是当我们金钱过剩时才能体会到外物的“虚无本质”。

智者的箴言,或许正是对我们不顾一切追寻金钱旅程的警示。

一积一散谓之道,不以为珍谓之德,语出唐·张说《钱本草》


下一篇:没有了

更多关于"当我们质疑平均工资数据时,我们在想什么?"信息,请多多关注哦!

本文信息参考自:中国人事考试网

二维码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