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 重庆118考试网(cqrsksw.cn)

重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 | 重庆事业单位招聘 | 重庆企业招聘
重庆118网

店主的妻子说:“谁让你是一个离婚的女人?”

时间:2020-04-25 18:44 来源: 重庆118百科知识网 网址: www.cqrsksw.cn 编辑:小多

一个离婚女人的职场故事。

●●●

南方的四月,已褪去寒意,一片温煦。

阳光之下,肺炎阴云在逐渐消弭。绿树繁花和车水马龙一道醒来,随处可见戴着口罩、换上春装的人们。

刚到新公司上班不满一个月的我,跟随熙熙攘攘的车流人群,成为疫情下的谋生者。

新冠肺炎爆发之前,我离开上一家公司,表面说是离职,实际上是被劝退。

或者说开除,也未尝不可。

开除我的人,不是别人,就是老板娘。

开除我的理由,不为别的,仅仅因为,她怀疑我和老板之间有不正常关系。

这个让我至今想来,都觉得荒唐的事情,要从我是个离婚女人开始谈起。

1.

2018年夏,我成了一个离婚的女人。

前夫是我的大学同学,我们一起走过了差不多20年的时光,从白手起家到在一线城市立足,期间历经多少疼痛和欢愉,无法一一详说。

结婚时,我们俩都在体制内工作。女儿出生后,我先辞职,进入私企,几经跳槽,成为一家民营企业的董事。

后来,他也辞职,自己开公司,收成有好有坏。

日子不再像以前那么拮据,我们的沟通却越来越少。我是一个独立要强的人,不怎么擅于表达,更谈不上温柔似水。

辞职这些年,我在商场摸爬滚打,尝尽冷暖,看透人心,愈发理性和果决。

但内心里,我始终爱着家里的男人:我的前半生,只爱过他一个人,也只有过他一个人。

我知道,这谈不上是什么美德,不过是越在外走路带风的女人,越想念家里的白粥和热面。

2.

他是什么时候变心的?

我们离婚后,我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。

是从女儿读初中开始?是他公司的发展进入瓶颈开始?还是从我做了销售后,经常出差出国,而他每天忙得焦头烂额,我却无法给他一个温柔的肩膀开始?

我不得而知。

我知道的时候,他和那个女人已经在一起半年多了。对方比他还大3岁,不富有,也谈不上有姿色,是个有点浪漫情怀的文艺中年。

很多妻子知道丈夫出轨后,会歇斯底里,会大哭大闹,会争个鱼死网破,会跑去殴打第三者,我不会。

其实,我心里也在滴血,但是更愿意去接受现实,去想办法解决。我试图给他时间,让他选择,等他去搞定麻烦回归家庭。

他却把这一切,都归结于我的不在乎。

他搬出去和第三者同居,看到我心平气和的样子,竟然回过头来说一句“我们一开始都是错误,我很后悔和你生活20年”。

那一刻,我彻底心凉,依然隐忍。

我是一个把感情藏在深处的人。我以为20年的岁月交织,足以让我们挺过一切。到头来,却发现我们并不了解彼此。

我错了吗?

或许,我最大的错,就是不愿甘当一个站在男人背后的女人。

一年挣1000万,却被公司开除,老板娘说:“谁让你是离婚女人。”

3.

我们分居一段时间内,我依然和公婆住在一起。

因为,那时候,女儿正读初三,学业很重,需要有人接送,我一个人忙不过来。

我自结婚起,就和公公婆婆相处得很好,前夫和别人同居后,两位老人试图以和我住在一起的方式,挽留住这个家。

但只有我清楚,这个家,留不住了。

2018年夏,女儿以优异的成绩,考上了最好高中的最好班级。我就在她高中学校的对面,租了一套房子,和她爸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办完手续后,我对孩子说了真相:

“爸爸不爱妈妈了,也不能每天和我们住在一起,但他依然是你爸爸,你随时都可以见他,我和他都爱你。

既然妈妈和爸爸分开了,我们也就不能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了,但你每周末有空,可以回去看他们。”

“虽然,我还想一家人在一起,但你们分开了就分开了吧。”女儿说。

她很懂事,甚至为了不耽误我的工作,主动提出高中住校。

这让我很欣慰。

我从小地方走来,家中兄弟姊妹众多,一路苦读考上大学,为了爱情来到一线城市打拼,至今仍在为原生家庭和再生家庭的种种难题焦头烂额。

如今,我已40岁,拼尽全力,依然没有靠近那个叫幸福的东西。

但是我唯一的女儿,优秀又懂事,是我生活中的一束光。

为了她,我也要自立自强,好好工作,拼命挣钱。

谁想到,就在我咬紧牙关坚持的时候,我的工作也出现了问题。

4.

我所在的公司,是一家民营企业,有着20多年的历史,公司90%的业务是出口。

我跳槽到这家公司不过三四年,国内销售和国外销售都很熟,任营销部经理。

与很多民营企业一样,由于脱胎于家族企业,公司管理上存在各种不规范,主要部门的主要职务,基本都是被老板和老板娘的各自血亲把持。

老板娘的弟弟在公司很强势,经常和老板对着干。老板娘很少来公司,但对公司的一举一动,都了如指掌。

好在老板是个很有魄力和想法的人,所以公司在内讧和争斗不断中,终归在不断向好。

由于我业务能力突出,进公司第二年,所带领的部门,成为全公司最优秀的部门,我个人也得以进入公司董事。

但,在我离婚后,优秀倒成了罪状。

一年挣1000万,却被公司开除,老板娘说:“谁让你是离婚女人。”

5.

我和老板的私下来往,并不多。我们之间的往来,多是因为工作。

民营企业的销售人员,素质参差不齐。外勤和售后,基本学历都比较低,甚至有一些是初中生和高中生。内勤人员学历相对高一些,但不太了解市场与行情。

我在销售领域干了10多年,所以就怎么提高员工素质,通过技术培训,弥补员工的学历差,想过不少办法,这一点老板很受赏识。

我外语能力好,又善于沟通,入职后和不少大客户的关系很好,而这些客户都是老板的熟人,他们曾当着老板的面儿表扬我,老板也在会上提及。

我入职第一年,我们年度销售总额就比上一年增加了1000多万。

后来的两三年,我每年带领销售团队,给公司拿下近亿元的销售额,就算制造业的盈利率不高,按照10%计算,每年也差不多有1000万盈利。

我这么说,没有表功的意思,只是想阐述这么一个道理:

我对这份工作尽心尽力,因为它是我离婚后,生活的唯一来源。

我把它看得很重,所以愿意花费心思和精力,把它做得更好。

6.

我在工作上如此卖力,和我在婚姻上的不幸也有关。我想用忙碌和能干,来弥补内心的孤独和伤口。

但由于我不拉帮结派,只按规章办事,只听从老板的调遣和指挥,无意中却得罪了其他人。

虽然,这个矛盾,早在两年前就有,但伴随我业绩和人缘越来越好,它就变得越显现。

2019年,公司开发了新产品,拓展了新业务,为打开市场,老板曾带我,还有另外一个董事,多次出差。

但都是为公事,我对比我大9岁的老板,怀着敬重之心。

何况,我在职场20年,深知上下级边界,更知道要想保住工作,必须先守住大脑。

虽然,见完客户后,我们也游山玩水,也聊琐事家常,但依然是上下级关系。

何况,我始终对表面儒雅可亲、实则独断专行的老板,心怀戒备。所以,离婚这种私人化的事情,我提都没有和老板提过。

但就在2019年12月,我从内蒙出差回来,刚进家门,就接到了老板娘的通牒。

一年挣1000万,却被公司开除,老板娘说:“谁让你是离婚女人。”

7.

在我接到老板娘威胁短信的一个星期前,我先接到公司董秘的消息,说老板娘点名,要2020年的元旦晚会,让她主持。

“我不会主持啊,往年都是你主持,员工和客户都说好,今年为啥不让你主持了呢?”

董秘问我。

我当时在出差,想着不就一台晚会,谁主持都一样,也没放心上。

我从内蒙回来的当天晚上,就接到了老板娘的短信:

“这半年,不断有人给我打电话,说你离婚后,和我老公关系不正常,而且你对他动了不该动的心思。

这件事儿既然被我知道了,你就没有必要再在公司做下去了。为了大家都好看,我希望你这周自动离职。”

说实话,看到这条短信时,我是懵的:

第一,我没有老板娘的电话,所以无法确认她就是老板娘。

第二,我离婚的事儿,没有对公司的任何人说过,老板娘是怎么知道的?

第三,我对老板从来没有非分之想,是谁要这样栽赃陷害我?

疑惑之下,我也向老板娘提出了三个要求。

8.

我对老板娘说:

第一,请添加我的微信,让我确认你就是老板娘。

第二,是谁告诉你,我和老板关系不正常,有什么证据,我想当面对质。

第三,就算离职,我也必须干到春节前最后一天,而公司必须给我公平合法的补偿。

这无疑惹恼了老板娘,她非常跋扈地说,我没有必要知道告密的人是谁,她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老公会喜欢我这种女人,公司是她家的,她想让哪个下属走,哪个下属就必须得走。

说实话,这种羞辱,让我愤怒。但慑于她是老板娘,我强忍着,也没有发作。

说完这些后,她又软硬兼施地发来好几条信息:

“我们都是女人,麻烦你换位思考一下,你遇到这样的事儿不作呕吗?我已经快崩溃了,请你不要再和我的丈夫共事了。我一天也不想在公司看见你。”

那一晚,握着手机,我整个人都是冰的。

这个女人确定是老板娘无疑,但是,她缘何置我于死地?我是个离婚女人,我就有罪吗?

又或者,离婚女人,不过是有人铲除异己的借口罢了。

一年挣1000万,却被公司开除,老板娘说:“谁让你是离婚女人。”

9.

我知道,这件事不能矛盾扩大化。但是,这件事儿,不能就这么算了。

我进入职场20年,历经种种不得已的苦衷和辛酸,但只有一点是最骄傲的,那就是从来不出售自己,从来不以性别交易,从来不破坏别人家庭当第三者。

我一夜无眠。

第二天醒来,我决定和老板说这件事。

这场误会,就是我、老板娘和老板的误会。误会解开了,把话说透了,不就没事了。

后来我才知道,我想的太简单了。

那天恰好是周六,所以我一直等到上午10点,才给老板发短信:“不知这两天您何时有空,有件事想当面和您说说。”

结果,一直到周日的下午,我才在度日如年中,等到老板的短信:“周一上午开完会,你来我办公室。”

这个短信如此姗姗来迟,让我隐隐约约地觉得,真相并非我的想象。

10.

周一上午,公司开董事会,我的名字从董事中除掉。

当时除了我,还有另外一个人,老板给的理由是:

2020年公司要开分公司,我们要被派到分公司任职,分公司的管理人员和母公司不能重叠,我们不要多想。

那一刻,我已知道,老板娘给我发短信的事儿,老板早已了然于心。

我去老板办公室,把老板娘发给我的短信,拿给他。结果,他看都没看,抬起头对我说:“不行,干到春节,你就走吧。”

然后,他说,2019年7月份开始,就有人给老板娘打电话,说我离婚后,有攀高枝的嫌疑。下半年,我们每次一起出差,就有人给老板娘打电话。

“你说,这电话是不是你丈夫,或者你女儿打的?”老板竟然这么问。

我前夫早已离开,我女儿天天住校,谁会给老板娘打电话。

老板这样发问,不过是明知故问,贼喊捉贼。

“她跟了我20多年了,是个极其没有安全感的人。委屈你了。”老板说完这些,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。

我却在疑惑中,出离愤怒:

他妻子缺乏安全感,所以离婚的我,就活该被怀疑吗?

有人给老板娘举报我是小三,我就该当接盘侠吗?

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,我就必须丢掉辛苦打拼的工作吗?

那一刹那,我突然明白,自己信任追随的老板,和老板娘不过一丘之貉。

他最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,但为了自保,他宁肯牺牲我。

又或者,只有牺牲我,他才能在公司的争斗里,不再被动。

一年挣1000万,却被公司开除,老板娘说:“谁让你是离婚女人。”

11.

让我觉得自己特别不争气的是,就在我从老板办公室里走出来,清楚自己将离职的那一刻,心里想的,还是工作:

年底的工作怎么收尾,没有到账的尾款怎么追回,怎么给部门的手下争取更多的奖金和福利……

是的,我对工作的不舍,远远大于我的冤屈。这让我在恼怒中,觉得自己软弱。

如果不是对工作太上心,太专注,太投入,我又如何走到今天?我总是一次次掏出真心,错付于人。

回到办公室里,我的心在流血,但表面还是装得没事人一样。

这才是我最大的问题吧:

从婚姻到工作,从被出轨到被辞退,我一直都是奉献的那一个,假装大度的那一个,看似无所谓的那一个。

又有谁知道,我才是最委屈的那一个。

这些年,我一直认为,长情和忠诚,是优秀的品质。但这一刻,我不太确定。

很少人愿意给你时间,去解读你的灵魂。

很多人都只想着眼前的那点利益,并用自我的阴暗,揣度你。

12.

按照和老板的协商,我干到2020年1月下旬,把各项工作交接好,然后离职。公司按照劳动法,给了我补偿金。

公司和我签了竞业协议,每月支付我3000元竞业补偿,按照惯例,一般支付半年,到我找到工作稳定下来。

那时,女儿放了寒假。有个周末的晚上,我心情败坏,几近绝望,就和她说了这件事。

“我和你爸爸没有走到最后,是他觉得我不够温柔。但我又要养家,又要赚钱,又要照顾老家你生病的外公外婆,我无法分身再去迎合他,当一个完美的妻子。

所以,他最后爱上了别人。

我拿着月薪两万的工资,和手下一帮人拼死拼活,每年给公司创造上千万的利润,却被公司辞退,只因老板娘偏听偏信,说我一个离婚女人,和老板关系不正常。

我明明是清白的那一个,最后却成了走了的那个人。”

说着说着,我在16岁的女儿面前,生平第一次,失声痛哭。

已经一米七的女孩,把我揽在怀里,不停摩挲着我的后背说:

“妈妈,谢谢你。谢谢你离开爸爸,但没有放弃我。谢谢你离开公司,受到委屈,也告诉我。

妈妈,我相信你,永远永远相信你。因为,你是世上最负责最伟大的妈妈。”

长情和忠诚是优秀的品质吗?

是的。

因为,心底明亮的孩子洞穿一切,并将它们视若珍宝。

一年挣1000万,却被公司开除,老板娘说:“谁让你是离婚女人。”

13.

2020年1月19日,公司所有人都去星级酒店开年会,我悄悄搬着自己的东西,离开了公司。

没有告诉任何人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职场如战场,人们在乎的,更多的是利益和胜负。

我离职的第二天,疫情爆发,钟南山院士发出人传人的预警,全国陷入白色恐慌。

我是个闲不住的人,在物资最匮乏的2月初,通过自己的朋友圈,和原来的商业伙伴、大学同学一起,从国外给武汉募捐了10万元的医疗物资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结识了一个上市公司的高管,她听说我有着10多年的销售经验,又刚刚离职了,就极力向她的老板推荐我。

这个4月,我入职新公司,进入试用期。

原来的老同事给我发微信,说原公司现在情况非常糟糕,因为疫情的全球蔓延,出口业务几乎停滞,老板和老板娘很是着急。

我没有幸灾乐祸。

无论管理者有过怎样的过错,手下的员工都是灾荒之下的谋生人。

我希望每个谋生的人,都被善待,都有活路,都能善终。

今后,我大概率还是会做一个长情又忠诚的人。

这一路走来,我结婚又离婚,跳槽又离职,但跌落最低谷时,总能遇见贵人。

我想,这贵人,是属性相同的别人,也是长情忠诚的自己。

是的。

这个大大世界里,我们最后的贵人,都是如沙粒般备受摧残,又如大海般坚韧柔软的我们自己。

今天的故事,来自读者倾诉,经当事人授权发表,故采用第一人称。 感谢阅读,
——结束,是另一种开始——
作者简介:刘娜,80后老女孩,心理咨询师,情感专栏作者,原创爆文写手,能写亲情爱情故事,会写亲子教育热点,被读者称为“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,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”。



更多关于"店主的妻子说:“谁让你是一个离婚的女人?”"信息,请多多关注哦!

本文信息参考自:中国人事考试网

二维码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