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 重庆118考试网(cqrsksw.cn)

重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 | 重庆事业单位招聘 | 重庆企业招聘
重庆118网

作为社会人,我们经常觉得我们必须做些什么,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

时间:2020-04-27 16:44 来源: 重庆118百科知识网 网址: www.cqrsksw.cn 编辑:小多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样的现象,很多年轻人,很轻易就辞职……有的人选择做创业、做自由职业,有的人家里富裕继续读书深造,有的人“正经”工作不干,做起了主播、代购……

有的人会说,年轻人太浮躁了。但恰恰相反,我认为这是一种认清社会后的理智行为。

不久前,一位朋友辞职了,我跟她分享了近期给我自大感悟的一本书:《与社会学同游》。

这本书的作者是非常有名的社会学家,他在书中把社会比做监狱,比做舞台,把个人比做囚徒、比做演员,听起来很灰暗,但他告诉我们,作为社会中的个体,我们有能力做各种各样的事,有能力不受社会习俗制约(当然要受法律制约)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社会如何控制我们:说闲话和说假话

生活、工作在小型群体里的人,互相认识,互相联系,在这样的群体里,似乎有一种强大而微妙的机制对“与众不同”的个体产生压力,这些机制有聊天中的规劝、嘲讽、议论和羞辱等等。

且不说网络暴力、压力,就是一起跳广场舞的阿姨们,谁家孩子三十好几了还结婚,她似乎都没脸见人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毋庸赘述,闲言碎语在这样的小型群体中特别有效;闲话是重要的传播渠道,对维持社会结构意义重大。

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说家庭构成社群,社群构成社会。在一个大家庭中,谁不好好工作、谁不婚、谁丁克,都要被说闲话,在一个社区中,谁家有人离婚了,谁家有人是个同性恋,还不成了大新闻?

那么反思一下,这些闲言碎语,是真的“对”的吗?不婚、离婚、丁克、同性相恋不可以吗?不工作真的不可以吗?

当然,这种程度的“与众不同”并不犯法,也没有法律规定不可以,这些只是社会中人们约定俗成的一些“规则”,这些规则未必是好的,有些甚至是不科学和文化中的糟粕,而这些,都是大家一直在口口相传的——假话。

而社会控制,就是建立在说假话的基础上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举个最常见的社会例子,从表面上看,不结婚或者晚婚,和违法犯罪相比根本不算什么,但对当事人来说,惩罚其实并不轻,父母会逼婚,远房亲戚会规劝,父母认识的所有人都会说闲话。因此,这种对抗社会习俗的行为只有一种后果——就是人们所谓的“不正常”。

但如果认真反思一下:婚姻或者一夫一妻,真的是真理吗?这要看你所处的时代、国家、民族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对一个年轻人来说,我们关心的是督促他结婚(结婚!结婚!结婚!)的指令。但结婚的指令并不是与生俱来的,而是社会向他灌输的,家庭规劝的、道德教育、宗教信仰、大众媒介和广告是数不清的压力,强化了他接受的指令。

换句话说,婚姻并非本能,而是制度。

当我们说“我必须”的时候其实是“我自愿”

继续考虑结婚的例子,如果同样一个年轻人,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领养,送到异域他乡,他长大后可能是阿拉伯半岛上三妻四妾的男人,也可能是某个民族甘愿与其他男人分享一个妻子的男人。

换句话说,当他在这里,认为“结婚、一夫一妻、生小孩”是他必须做的事情时,他其实是在自欺欺人(更加准确地说,他被社会欺骗了)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如果动物能够反思自己的本能,它是不是必须捕猎,或者遇到捕猎者是不是一定要跑,它一定会说,“我别无选择”。

同样,在解释自己为何服从社会的要求时,人们也会说,“我别无选择”。唯一的区别是,动物说的是实情,人却是在欺骗自己。

为何这样说呢?

因为实际上,人能够对社会说“不”,而且有些人就是这样做的,那些不畏惧闲言碎语勇敢“出柜”的人,那些不在乎一时得失勇敢创业或者做自由职业的人,都在这么做。

然而,那些说不的人,最初都遭遇过各种不好的后果。

因此,大多数人想都想就会甘愿服从社会规则,他们把服从视为理所当然,他们也成为了说闲话、说假话的一份子。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会感概:“我长大后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”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但这并不改变一个事实:“我必须”几乎在每一个社会情景里都是欺骗自己的谎言。

请记住,那些说“我别无选择”的人,或者当你说“我必须”的时候,都是在“自欺”。因为在任何时候,人们都能跳出自己的社会角色。

如何看待出世和入世

如果把社会比做一个舞台,每个人都是演员,我们照着剧本演习,必须说一定的台词,走一定的过场。日复一日,我们会觉得,自己生存的唯一方式,就是剧本里写好的那种。

但同时,或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或者在偶尔发呆的时候,我们迟钝的脑子里也会闪过一丝念头:我们有能力跳出条条框框,做千差万别的事情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网络上非常流行一种说法,“如果你觉得社会不好,那就自己好好学习,努力工作,改变社会”。

这样说没错,也就是东方哲学中所谓的“入世”,通过自己的努力,去改变周围的环境,人们的看法。历史上那些改变社会制度、改变人们看法的伟人,都是这么做的。从黑人解放运动,到女权运动,我们的社会准则、规则一直在改变。就像现在,不会有人说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也不会有人觉得女人不能上桌。在欧美国家,每年都有LGBT(同性恋、双性恋、跨性别者)的运动,倡导平等的权利。

正是入世的这些人,不断改变着社会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彩虹旗

入世并不是简单的事情。就像我们常说,无奸不商、无奸不政,改变社会,需要一定的手段,而这些手段,并不全是道德的、善良的,必然会有另一些人被牺牲。在西方哲学中,这种价值观叫做“马基雅维利主义”,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有些人,并不想这样,或者作为普通人,并没有改变社会的能力,还能怎样?

你也可以跳出社会的桎梏,在内心深处采取退让的心态,或者说:出世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超然的态度是抵抗社会控制的办法,这样的处事态度至迟始于老子,西方哲学中的“斯多葛派”(Stoics)把它发展成为一种从社会中抽离的学说。他们退出社会舞台,隐居到自己的思想和艺术领域里,进入自我的境界,仿佛为自己构建一个精神城堡。

作为社会人,我们常有“不得不做某事”的感觉,但真的如此吗?

虽然百分之百的出世很难做到,你可能还是需要工作赚钱赚生活费,但你至少可以采取更加超然的心态,可以不在乎群体中的闲话,谨慎辨别出社会强加给人们的假话,在自己的城堡里,做千差万别的事情。

那么读到这里的你,是选择在社会入世还是出世呢?



更多关于"作为社会人,我们经常觉得我们必须做些什么,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"信息,请多多关注哦!

本文信息参考自:中国人事考试网

二维码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