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 重庆118考试网(cqrsksw.cn)

重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 | 重庆事业单位招聘 | 重庆企业招聘
重庆118网

被辞退、难以复工的,上报...我们为什么要逃离北京?

时间:2020-04-27 18:39 来源: 重庆118百科知识网 网址: www.cqrsksw.cn 编辑:小多

作者/郭吉安

疫情爆发的三个月后,北京进入疫情常态化时代。越来越多身边的朋友在逃离北京。

他们被拒之门外,被反复盘问,被降薪,被离职,被城市一点点舍弃,然后舍弃这座城市。

每一个逃离北京的身影背后,都有着北漂们挣扎的影子。

被离职、难复工、被举报……为什么我们要逃离北京?

点点

女/26岁

整个文娱行业都在自保,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给我机会

前MCN公司pr

当我把北京的房子转租出去的那一刻,我真的意识到自己没有退路,要告别这座城市了。

我在内蒙古的老家里先是松一口气,觉得不用再白交房租了,但立刻出现一种巨大的失落感。

我是年前从上家公司离的职。当时在一家MCN机构做pr,试用期半年,干到五个多月,公司开始大量裁人。这家公司就是典型的想借着短视频风口做一波,但是没追上风。我去的时候赶上扩张招人,走的时候公司搁浅。

我也懒得争辩什么,虽说这次运气不够好,但我是真的喜欢泛文娱领域,也一直计划着年后继续找。

谁知道这个年漫长的这么难过。我1月回家后,从满心期待回京,到一点点慌了起来。

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,大一点的公司要求高,觉得我经验不足,年前瞄的小公司也直接关闭了招人入口。

我原本联系了一家电影营销公司,HR都加上了,约好年后再面。可二月之后发消息再也没收到回复,我网上一查才知道,这家公司现金流断裂,直接解散了。

那一刻心情真的是绝望的,整个行业都在自保。即使是在文娱产业最发达的北京,也没人能在这时候给我这个小虾米成长空间和机会。

那天我一个冲动,就把房子挂出去转租了。父母得知后,一个劲儿的表示赞同,说我做的对,在家里好。

我反倒不甘心起来。他们一直觉得我应该留在家乡,考个公务员,早日结婚生子,过安稳的生活。但是我幻想中的生活仍然是自己一直漂着,不需要家庭和任何东西的束缚。

在大城市呆过几年的年轻人,见过了北京的繁华和热闹,都会不甘心吧。

我劝自己,再熬熬,我甚至开始看起在北京的老本行公关公司。可我又真的不想做这个,第一份工作的那两年多,每晚加班,挣得钱也配不上这份努力。

就这样纠结到了3月9号,到了还花呗的那天。我收到了提示,看着欠款和空空的银行卡,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什么底气在北京混出头来。邻居家同龄的姐姐在家已经稳定的存钱了,我不仅没给父母添些什么,还时常要靠家里接济。

我终于还是在那一刻放弃了返京,把转租信息挂上了更多网站。

北京这座最大包容我的肆意,穿什么衣服都可以大胆在街上走,深夜也总能找到人陪我蹦迪喝酒的城市,终于留不住我了。

我现在在家里,干起了化妆品代购,还没有学会熟练的发朋友圈卖货,但努力在让自己忙起来,有事情干。

被离职、难复工、被举报……为什么我们要逃离北京?

点点的代购朋友圈

疫情之后也可能还会挣扎一下,去周边城市看看。也许未来有空我也会回北京看看,和那些还在那里坚持的朋友看看演出,再喝顿大酒。

刘思毅

男/27岁

北京是一个告诉你要拼命的城市:赚不到钱,你就会过得很惨

群响创始人

当3月全国疫情都在受控,北京却依然一刀切的规定一切外来人员都需要隔离的时候,我飞离了这个禁锢的环境。清明节的时候我在三亚,当时就突发奇想,要不要直接就把公司搬离北京,借机到杭州落脚。

在北京公司迟迟不能复工。我们办公室租在中国第一商城的民居内,2.2.万/月,200平,这样的价格对于很多创业公司来说很划算。

可疫情之后我突然发现,这儿规定一户只能办3张出入证,进出必查,而我们公司有十个人,所以我们的复工节奏从2月拖到3月,又从3月拖到清明。4月末的时候我们房租就要到期了,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管控什么时候是个头。我们还要续租吗?解禁的时间是什么?万一这变成了常态化政策呢?我感到非常无力。

不是没想过换个公共办公区过渡,但是我对北京这种极端简单粗暴,一直持续到现在且没看到改变苗头的防疫措施感到非常愤怒,再加上我是个感性的人,我觉得离开北京是一种心里的呼唤:这个时候走是最好的时候。

我们是一家面向to C流量操盘手和业务负责人的创投服务公司,主要内容便是电商和在线教育零售这类负责人间做社群分享。我们的客户几乎全在杭州,核心就是电商、流量、营销,最新玩法都出自华东一带。

这时候离开北京到杭州去,更贴近我们的客户,且对员工影响最小。杭州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,写字楼、交通、公共场所,只要亮绿码就可以自由出入。

我做出这个决定后,我的合伙人、核心员工都表示了响应。他们年龄和我差不多,甚至很多是95后,一人吃饱全家不愁。10个人中,有6个都愿意一起到杭州去,不仅是为了尽快复工,也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。

北京现在的房租对于核心商圈附近的公司员工太不友好了,CBD周围的一个自如两居,月租七八千,还是老破小。我每次出差去酒店后再回到我的房子里,都觉得难以忍受,更别提我的员工们。我们都希望能用更低廉的成本,拥有更好的生活质量。

下定决心后,我迅速从三亚飞到了杭州,花了一周时间,看了50套房子。最终在CBD花50万年租金租下一套办公室,这相比之前我们的房子很奢侈,但是北京同等地段华贸附近的办公室可能需要两三百万,这样的差距也让我们的幸福感很好。

被离职、难复工、被举报……为什么我们要逃离北京?

在装修的杭州新办公室

杭州和北京太不一样了,北京在叫所有拼命,它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居住环境都推着人往前冲,都在告诉你:如果没有钱,那你会活的很惨。

但杭州是一个烟雨江南的城市,作为一个杭漂青年,压力没有那么大,这个城市不会告诉你不努力就要挨打,而是凭借优渥的环境,安抚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。

而对于创业者来说,杭州也比北京要友好的多。杭州是一个创业者的天堂,这里欢迎小微创业者,来为城市增加税收,推动发展。而北京是个首善之区,要的是政通人和。曾经在北京发挥过重要角色的小创业公司,已经无法得到倾斜的政策和扶持,已经不是这里的主流了。

我在北京这座城市生活了9年,从上大学那会儿和同学们天马行空的畅想未来、汲取营养,到现在为了团队的稳定,选择新的城市后离开。它一直都是移动互联网浪潮的中心,教我学会做梦,容纳我一点点成长。北京是最粗犷、有力量的多元城市,但它已经不再是我现阶段的最优解了。

但我吐槽它的时候依然深爱它,我从离开它的时候开始怀念它。

宋宋

女/31岁

北京不需要我这样一个三十多岁的妈妈,我只是在消耗自己

某门户媒体资深记者

我是在第三十八次和女儿视频电话的时候下定决心马上离京的。

和刚开始那一个星期比,她在对面视频里平静太多了,我照例和她打招呼,讲话,逗她笑,然后和我妈闲聊两句。我妈突然说,最近女儿电视也不看了,天天趴在窗台上,踩着板凳往下看,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接她。

我当时一下子就泪崩了,就是那个瞬间,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马上见到女儿。我爱人就说,既然这样,不如直接辞职回老家找工作吧。

也不是没想过把女儿接来北京。从她刚出生到现在两岁多,一直呆在我们身边。但年后复工返京的时候,是真的没敢带上孩子。我和爱人一起在家隔离完拿到出入证后,原本想偷偷让我妈带着孩子来,可北京疫情又进入了反复期,小区也审的更严了。

尤其是我们租住的小区,举报现象特别严重。隔壁楼里就有一户租客返京不想隔离的,转头就被对面邻居举报了,第二天照片之类的信息就在社区群里开始传播,说让大家不要瞒报,引以为戒。我们家楼下的大妈,天天到处打听谁家又从哪儿回了,嘴上明里暗里抱怨着“外地人污染北京”,我们实在懒得折腾,所以一直拖着。

再加上其实从去年开始我和爱人便计划着离开北京回家了,现在我们住的朝阳区又是这么个情况,干脆就趁这次机会,决定直接回老家。

可今天离我做决定已经过去两周了,我还在公司呆着。我爱人已经辞职回老家了,他是会计,看了几个心怡的岗位。我是做记者的,一直没找到对应的工作,现在边疯狂看老家那边的岗位联系人投简历,边心焦磨烂的熬着。实在不敢裸辞,家里的房子还在还贷款,还要还十五年。断了工资就是断了生活。

我在一家大的门户网站做财经记者,媒体这行儿真的是吃青春饭的。如果你没有在30岁之前爬到一个管理层的位子,30岁之后你会被现实狠狠碾压。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现在有什么工作,需要加急写稿的,需要临时出差的,主编都不会第一时间安排我,因为知道我有孩子,相比之下更愿意把工作给那些还能拼到一两点的年轻人。我自己产后也是明显精力不如从前,一下班就想回家,也没有那股子闯劲儿拼劲儿了。

去年有一次,一个我非常熟悉的领域的稿子,主编派给了两个年轻记者。理由也很直接,这个稿子内容非常复杂,需要大量核实采访,要的也很紧,可能得熬两个大夜。“孩子太小,也怕你身体吃不消。”他当时说的非常轻描淡写,但就是那一下子,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被职场淘汰。

被离职、难复工、被举报……为什么我们要逃离北京?

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剧照

从刚毕业算起,我在财经领域做了十年了,中间从地方来到北京,再从纸媒到门户。也是赶上了几次浪潮。但是这个领域从来不缺更有天赋,更有经验的人。我的主编远比我优秀,他的收入和各方面的人脉也完全和我不是一个量级。

而我,两万多块的工资,资深记者的头衔,看不到什么上升空间。也不是没有想过换工作。但是找起来就知道,在我这个位子,根本找不到合适的下家。在财经领域是有资源积累,但是我没有办法把这些资源直接变成自己的收入,也没有办法在现有的工作时间上找到更有前景的职业。

北京的财经领域非基础岗位,不需要我这样一个30多岁的妈妈。我去哪里都只是在消耗自己。

既然这样,不如回家。我无法忍受一个人继续在北京呆着了。现在还出了新规,五一从外地回京好像还需要再隔离。我计划如果这十几天没找到合适的,就凑合找一个先回家呆着。

从过了30岁起,我每天都在担心会二次失业,现在果然还是成真了。

何壁

男/29岁

疫情让我看清楚了,有的人在大厂里随时可以被取代

互联网大厂程序员

尽管之前上司就有放出风来说年终奖可能会不多,但我拿到手的那一刻还是被震惊到了。气愤之余,也下定决心要离开北京。

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由于公司产品调整,我所在的业务线被逐渐边缘化,活儿一点没少干,项目奖金却明显下降。

我一直等着年终奖,我们这行年终奖能占到年薪的五分之一。尽管组长也旁敲侧击过,但我还是没想到最后到手的会这么少,甚至还不如我到公司的第一年多。

我知道有疫情原因,整个组的奖金都少了。但是据我了解,大家降的幅度也不一样。我们组长和某些员工就基本还是照旧,但我就被直接砍掉了大半。也是看菜下碟吧,觉得我也不会有什么反应。

我的确是沉默的大多数,有着螺丝钉的自觉,平时不会说漂亮话,也没有什么管理上的能力,进公司5年了,看着它越做越大,一同进来的同事有的升了组长,有的转带项目,我还是一个底层码农。

之前一直没觉得什么,连看网上帖子,说有程序员35岁被公司劝退,都觉得离自己很遥远。可疫情让我看清楚了,我的确是那种可以随时被取代的人。

被离职、难复工、被举报……为什么我们要逃离北京?

脉脉内传播的帖子

隔壁工位那个去年刚毕业的大学生,拿着我薪水的一半不到,加班比我猛,问题比我少,身体比我好,还有很多他这样的人,排着队等着我的坑位。尤其是疫情原因,听说投我们岗位的简历一下子多了好多倍,不少大神都想到大厂求稳。

我这时候要走,简直就是别人眼中的傻子。知道我的决定后,不少人都劝我冷静,说别的地方哪里都给不了这么高的工资了。但我父母却很理解我,盼着我回家。

因为干我们这行的,真的可以说是拿命在换钱。工资高是业界都知道,加班加点也是业界都知道。晚上八九点下班已经算是很早,熬到凌晨那是常态。赶上项目紧急,通宵都是正常。

开始不觉得有什么,可现在我才刚28岁,就一身的病。久坐的腰椎间盘突出,颈椎病,过劳肥,还有难免的掉头发,感觉离秃顶也只是时间问题。现在熬夜一久,项目一忙就会心绞痛,一阵一阵的,每次去医院检查前都被做半天心里建设,生怕查出什么毛病。

我有时候也会羡慕老家的初中同学,他们在当地,过安稳的生活,身体健康,时间自由。我也想试试朝九晚五的日子,一到周末就是彻底的放松,没有没完没了的加班和汇报。可以做很多休闲活动。不像现在,我家就住在公司附近,每天两点一线,偶尔的休息也很少出门,就是在家躺着。工作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放空,太累了,别的什么都干不动。

我作出决定之后,先去商场给自己买了好几件衣服,其中有一个特别大胆的橘黄色,是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类型,我还重新配了一副眼镜,把之前带了好几年的收了起来。

这两天大风天,北京的天可真蓝。



更多关于"被辞退、难以复工的,上报...我们为什么要逃离北京?"信息,请多多关注哦!

本文信息参考自:中国人事考试网

二维码
意见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