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 重庆118考试网(cqrsksw.cn)

重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 | 重庆事业单位招聘 | 重庆企业招聘
重庆118网

从绩效管理的角度看,为什么美国的疫情防控几乎失控

时间:2020-04-27 19:00 来源: 重庆118百科知识网 网址: www.cqrsksw.cn 编辑:小多

曾几何时,我们很多的专家,一谈管理工作言必欧美,特别是作为近代管理科学发源地的美国,一有风吹草动,更是引领了人们管理的风向。

管理中,不不说几个流行的工具模型,就好像不懂管理一样。

但今天美国的疫情状况,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管理的问题,截止4月24日,美国确诊人数突破88万,占世界总确诊人数的三分之一。

从绩效管理的视角看,为什么美国的疫情防治几乎濒临失控

绩效管理有三件事做好,就能得80分,一是正确的价值,二是合适的干部,三是合理的组织。

反观美国在这起疫情中的表现,上述三个一个都没做好,所以导致了确诊病例的大规模爆发,并呈现不可控的增加趋势。

美国为什么做不好疫情这项工作,从绩效管理的视角看,主要是在疫情防治的过程中存在几方面的问题。

1、自相冲突的目标

疫情出现后,美国政府一直在发展经济和救治病人两方面举棋不定,因为无论如何选择,都不会有正确答案。如果要发展经济,势必要确保社会的正常运转,人员的流动,这必然会造成疫情的大规模爆发,如果是救治病人,进行人员隔离,社会必然停摆,各种资源要集中到疫情防治上,势必会对经济发展产生影响。

中国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.8%就是一个证明。

无论是那个结果,都会被在野党作为把柄抓在手里,作为攻击执政不当的铁证,进而显示自己理念的先进性、合理性。

所以,特朗普总统面对这种情况,熟练地进行了序列操作,一是多次公开声明,美国的流感控制的很好,对经济社会影响很好,否认美国存在新冠肺炎,公然漠视世界卫生组织的警告二是转移国内注意力,先是无端指责中国的疫情防治工作,将疫情政治化、污名化,再是种族歧视,充满偏见。

从绩效管理的视角看,为什么美国的疫情防治几乎濒临失控

这些操作,不但让美国人民降低了风险警惕,也误导了社会机构的准备工作,所以在疫情已呈现全球扩张的时候,美国人民还在无动于衷,政府依旧没有采取有效措施。

政府目标的不明确,使得社会无法组织起来,有关机构无法规划跟进具体工作,就像大战之前,对进攻目标不清楚,这才是最危险的。

在经济与民生的对立中,政治家的选票往往会成为关注的真正重点,所以,这个目标必然导致在疫情防治中,政府既无心也无力,也许对他们来说,这真不是关注重点。

2、持续恶化的环境

美国的环境今天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一方面由于华尔街精英的巧妙设计,各种金融产品高度发达,使得利润最大化和有限责任成为企业治理的核心,迅速的促成产业的转移,制造业按相对优势原则转移到国外,国内成为互联网、金融等企业的集聚地,这一模式使得美国获得的利润最高、生态破坏最少、资源消耗最低。

(1)美国产业缺陷

这种全球产业链的布局,使得美国可以让全世界为它打工,获得高额利润,借助美元的周转,实现美国人民的高水平生活,但这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全球经济的平稳运行,而疫情则正好是打破这个平稳的事件。全球疫情的爆发,使得口罩、防护服、呼吸机等物资紧缺,美国也无法借助世界贸易的机器来调剂,使得各国对未来预期产生变化,在一定程度上出现反全球化的现象,如各国禁止医疗物资、粮食的出口。

美国“脱实就虚”的产业布局,使得本国供应链的转变需要时间,但疫情不会留给他时间,正在快速的扩张,于是美国的盟友圈出现了截留他国物质,美国希望中国履行大国责任担当向美国提供支援。这种变脸的把戏,美国是惯用的,但这次却是没用的,因为医疗物资不是普通的商品,替代性很小,就像苹果手机太贵,我可以选择便宜的小米,但是医疗物资没有其他替代的东西。更为关键的是,疫情期间全世界医疗物质都紧缺,有钱也买不到。

从绩效管理的视角看,为什么美国的疫情防治几乎濒临失控

虽然特朗普有重整制造业复兴的愿望,但是制造业的路径依赖很强,需要很强的供应链整合能力,需要规模化的高素质廉价劳动力,需要高度协作化的生产体系,而这些都需要长期的积累才能形成。

美国的产业结构,从内部看,美国生产体系无法在短期内建立,注定医疗物资的紧缺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

(2)自废形象

美国一直标榜自己是世界的领导者,除了军事威胁,更重要的是输出文化价值观念,时至今日,无数的世界各国人民仍有不少的削尖脑袋移民美国,看看每年的留学生去向,就知道美国是一个善于塑造自我形象的国家。

但是,近年来却往相反的方向发展,作为世界的主导者,美国一直在自毁形象,先是在朋友家安装窃听器,关键还是监听人家老大,再是让小弟为美国战争买单,交保护费但又无法提供保护,最后是退群,乃至暂停向世界卫生组织缴纳会员费。

这一波操作,极不负责任,更显自私。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·古特雷斯所说,世界卫生组织的工作应该得到支持。

从绩效管理的视角看,为什么美国的疫情防治几乎濒临失控

美国的行为实际上是在自掘坟墓,因为全球流行性疾病中,没有人能独善其身,加强合作,是唯一的办法。但美国为什么还在固执己见呢?不过是假装镇定罢了,你看一看美国的民众就知道,一国的实际情况,老百姓最有体会。

可以说,这一序列抱定传统思想做法,还是以自我为中心,不但孤立了自己,也给全球疫情防治造成恶劣后果,因为美国的不负责任,客观上让其他国家深受其害。目前有证据说明,病毒可能是首先从美国传染到其他国家的,时至今日,美国也没有就此做出解释。

既无法从内部解决问题,又无法获得盟友的支持,还自毁形象,这就是自掘坟墓。

3、组织

组织是一种资源的配置方式,不同的组织方式虽没有优劣之分,但在资源配置的效率上有明显差异。

(1)两党轮流执政

两党轮流执政,看上去是一个平衡的生态,实际上这种组织形式是有问题的,每一个政党都通过向选民兜售理想,都说是为了人民,于是在在美国人民就被分成了两部分,支持民主党的和支持共和党的。

一个党派的胜利,也同时意味着另一部分人民的失败,在这种轮流坐庄的游戏中,人民也被轮流表达意见,使得很多真正关注民生的大事没有被很好的执行,因为一个党派的上台,就会对前任的政策做出调整,使得看上去符合自己的竞选理念,保持前后的一致性,如此反复,政策就会被弄得支离破碎,但政策的好处却一直落实不了,人民就又得寄希望于选票,但是只不过是换了一个说法而已,因为两党的深层理念是一致的,在政府的背后,是无数的影子存在,在操纵政府的行为。

从绩效管理的视角看,为什么美国的疫情防治几乎濒临失控

两党执政不过是给了人民一个表达自由的机会,但这个机会实际也没有多大作用,最多也就是把票投给不同的人选而已,至于结果如何,却无从保证,因为代表民众的议员也是层层代表,最终已不是真正的代表。

由此看上去自由的民众,实际上也是没有多大权力的,一些看上去的权力,实际上是无法行使的,你看一看高层,真正来源于基层的有多少,社会分层,是一个普遍的现象,不分国籍和种族,到处存在。

(2)利益集团

参加选举,首选得有钱,电台是私人的,报纸是私人的,在一切私有化的社会,交易虽然有效率,但也有问题。

每一个对选举投资的人,都是要求回报率的,如果得不到保障,那么就没有人会愿意给你资金支持,没有资金支持,你就会发现,寸步难行,这个游戏规则最致命的是,人民已经习惯了,已经觉得不是什么问题了。

问题是他把选票的信任和资本家的利益关联起来,看上去是民选的政府,实际上不过是利益集团的一个合资公司,不过是获得董事会席位的多少不同罢了。无论如何,无论哪个选举获胜,游戏规则是已经制定好的,就是要把投资的收益率做到最大化,这一交易机制,是维系选民、政府和利益集团三方关系平衡的根本。

利益集团对政府的影响是明显的,无论是科技公司的隐私泄露,还是地区的军事冲突,乃至国际关系调整,都能发现一支看不见的手在操作,打压中兴、华为,就是部分利益集团的手笔,不过是通过政府来运行罢了。这只手有可能是各种NGO,或者是智库,或者是有关的个人和组织,每每在特殊的时期,总会发声,就最近的关于要求中国对有关国家的疫情进行赔偿无理行为,就是这种利益集团试图操作政府的一种暗示。

(3)硅谷之火的熄灭

目前美国国债规模接近24万亿美元,同时GDP的总量也就22万亿左右,也就是说,美国不可能偿还国际债务,在这样的高负债率情况下,美国国际地位注定会受到影响。

实际上,影响美国今日国际地位的不是债务,而是创新精神的熄灭,华尔街的金融精英和华盛顿的政客,使得硅谷的创新之火在减弱,在税负、产权、政策等方面越来越不利于创新的背景下,企业家被迫进行产业转移,宗族歧视、学术政治化的倾向使得人才的土壤受到破坏,人才的吸引力在减弱。

企业家是社会进步的核心动力,杀富无法济贫,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,最具硅谷精神的埃隆·马斯克将特斯拉设在上海,就可以作为创新中心转移的一个例证。

从绩效管理的视角看,为什么美国的疫情防治几乎濒临失控

更为关键的是,社会政策的宽容越来越不够,创新的成本居高不下,特别是在欧洲、中国的世界影响力不断提高、社会环境不断改善的情形下,人才、资金不断地向更有活力的地方转移,美国的创新地位不断地受到挑战,从5G专利授予来看,美国已不是领先地位,日韩、欧洲、中国正强势发展。

创业精神的衰减,使得美国不得不采取更极端冒进的措施来应对外界变化,美国已经在反对竞争,在压制创新了,这是世界潮流中的垂死挣扎。

4、无人负责结果

面对前所未有的流行病威胁,80多万的感染者,口口声声说保护人权的国家,既然没有对有关人员追责问责,实际上,也无法追责问责,因为游戏规则设计上,就没有人负责。

欧美国家的治理,从来都是强调法治,强调制度的至上性,人人都是在执行流程,不因人的改变而改变,这一理念是先进的,但在执行中有一个问题,谁是责任人。

管理的基础,是要明白某一事项是谁在负责,如果连对应的人都找不到,一切都无从谈起。选民把谁推上台,本质是一个规则的运行,在既定的规则下,出现问题,要么是规则不合理,修改规则不现实,那么只有换人,但这个人没有责任,因为他是严格的遵守规则办事的,该提交议会提交议会,该全民公投就全民公投,总之一句话,这都是大家要求做的。

从绩效管理的视角看,为什么美国的疫情防治几乎濒临失控

最后,我们会发现,即使是那些亏得一塌糊涂的公司破产后,高管离开还会获得一大笔资金,远走高飞,只留下无数的普通雇员守望,这就是这套无语制度的现状。

完全按原则办事,实际上是一种不负责任。对人民来说,最主要的是保障基本的权力,生命健康权是其中最基本的,面对80多万的感染者,所有的制度都是苍白无力的。

在约定的规则下,按规则办事是最保险的,从个人利益的角度分析,但是事情的发展,总是要不断地打破规则,但这又对个人产生风险。所以,大部分人,就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不是不积极主动,而是制度就是这样设计的,这也许就是精英们的精致利己主义对人民的胜利。



更多关于"从绩效管理的角度看,为什么美国的疫情防控几乎失控"信息,请多多关注哦!

本文信息参考自:中国人事考试网

二维码
意见反馈